哦原来是你哦

魔道祖师作者墨香铜臭事件记录吧访谈:放心吧,蓝二哥哥会死命地助他修出的,再怎么样天资也会在真爱面前被跨越的,天资问题不是问题。
拉瓜粉们气死没啊,看到你们意难平的嘴脸就开心,继续意难平去吧😁,可惜你们的意难平并没有什么卵用啊😭
另附访谈链接收听+下载:http://pan.baidu.com/s/1eRuY0NK

画重点:魔道祖师作者墨香铜臭访谈盖章魏无羡会在蓝湛的帮助下重新修炼出金丹,与蓝湛恩爱生生世世,拉瓜贱货们气死没啊😄

星空:

不承担家族责任和有情人没家人这两点当真搞笑,原作没看全就不要出来跳啊,忘羡两个人在一起后一同四处云游逢乱必出被您吃了吗。原作88章魏婴带蓝湛去江家祠堂,他们对江晚吟大打出手之后魏婴心里愧疚懊恼乃至七窍流血的描写您是瞎了没看见吗?
至于传宗接代,你是把蓝曦臣拉过去给谁当瓜了么?低魔设定也不是摆着看的呢
最后,作者在访谈时亲口说的,真爱战胜一切,魏婴在蓝湛帮助下一定会修出金丹,忘羡的未来当然幸福美满,对,就真的像童话那样哟,不知道某些意难平气死没嘻嘻
带tag抱歉,不删了🙃

星空:

唐初越:

我真的不明白拆逆婊们,既然已经吃了邪教,已经不认同原作了 ,还要打原作的tag来辣眼睛,还要来装白莲花问为什么,自己心里都没点数么。原作者没授权给你们写拆逆,怎么还好意思用魔道的tag?祝原地爆炸😒

三百幽:

占tag致歉,之前发过一遍,现在再发一遍,这么牛B写原耽去啊😊有的人脸大跑马

不言爱

不开车斯基:

不言爱


1
蓝忘机从不说我爱你。


就像今儿没刮风没下雨,食堂里素菜炒肉没涨成九块一,昨天嗡嗡嗡的人群往往今日也聒噪不停,失眠痛苦辗转的人把大江南北的美好风景都念了一遍也依旧睁着眼,魏无羡笃定,他要是能轻易说出一句我爱你,这人便不是蓝忘机。


那是谁?


管他是谁。魏无羡不甚在意,反正不是这行二的某人。


爱之于人如心下有友,心上有刀。他们从未做过朋友,以前没有,以后自然不可能再扯着矫揉造作的淡故作矜持地要从朋友做起,拥抱尚且不够,哪有那闲工夫端着累自个。


魏无羡自己看地开,毫不在意旁人知道他们在一起以后跌碎的眼镜片,纵使相逢如磁铁两端南辕北辙,似乎也是当初没靠近便不会知道彼此相吸。后来有天蓝曦臣告诉他,吸引早有,他不知道而已。
魏某人不知道的事情尚多。


他不知道有人的笔记本里写过他的名字,随手的便签和他曾有过万分之一的关系,有人因他只言片语翻遍了整座城市找一张过了时的CD,再默默地压进柜子里。


他不会知道所有,因为始终有些事情是属于另一个人的细小秘密。


2
人的热恋期只有三个月。


而他们相识比三个月要早远的多。


他们鸡飞狗跳针锋相对的时候大半个学校都知道,热血上头也争过怼过,篮球场上见真招可让双方的女友粉们喊破了嗓子,啦啦队的小姑娘们红着脸给魏无羡送水给蓝忘机递湿巾巧克力,弱弱地劝他们以和为宜。


然后他们在一起了,全校的女友粉们都哭倒在情敌的怀里,魏无羡在一群眼泪汪汪中抱着篮球扬长而去,目的地里堂而皇之地多了一个蓝忘机。


就像导航里从此多了另一个人的足迹一般容易。


情人七夕圣诞有约,情书拒不再受理,清一清嗓子就能说一句不好意思已有家室,他装的正正经经,脸上都是笑意。


一回头看到蓝忘机藏了满柜子满抽屉的信,寡言的人说,“给你的。”


从此千万个寂寂日夜都与你分说,都是毫不相关的三言两语,从未提及你,也处处都有你。


3


每一天每一天都是新的,代谢更迭,衰老又新生,旧的自己残褪成脱落的灰土,记忆是否代谢,又掩藏在在哪个角落,没有人知道。
魏无羡在桌子上打瞌睡,梦到淅淅沥沥的一大片雨,漆黑的人影闪动,有人死了,更多的人弹冠相庆。很远的地方有个白衣的人,魏无羡仔细瞧他,嘿地笑了。


“蓝湛!”


白衣的人抬头望他。隔着漫长的时间认真地看他。


他神色很淡,越淡越苦,苦得魏无羡心里都是一片动弹不了的僵与麻。


直到他醒来,桌边靠着的人借着暖光的灯光阅读,眼镜下一片安然。


魏无羡凑过去抱着他。


“好好活。”


他知道梦里的人会活下去,直到一生唯一的一场大醉酒消梦醒,活成很好的模范,不碰情爱的君子,七情都送与死去了的魂做饯别,从此俗世慈悲,六欲寡淡。


不过是心上剜了一口,当不得真,更不必在意。


4


吵过嘴,摔过门,打过架,舔过伤口,做过爱,吃醋捻酸,消磨感情。


非要仔细算算,都不知道过去了多少个三个月,捆成了同根生长的橡树,吸着空气净化器里始终滤不干净的雾霭,偶尔看一眼罕见的流霓。


他们很少说爱。


直到很多很多年过去了,也屈指可数的只有两次。


一次相逢,在礼堂里互换了指环后。


一次分离,在坟墓前吻过的指尖上。


“假设我存在,必有人爱我,必有我爱你。”
“——只说与爱我的人听。”






——————不言爱.END

【忘羡】既醉(六/完结)(娱乐圈paro)

GreenZoo:

作家叽x明星羡


✲人物是秀秀的,OOC是我的


✲微量澄情


哈哈哈哈哈哈我做到了日更!把我给能的,叉会儿腰。


写得很匆忙,不想改了,准备把精力献给番外发糖上,二哥哥我发誓一定让你全程出场(


(一)  (二)  (三)  (四)  (五)






11.


年末了,大小颁奖礼和各类活动接踵而至。魏无羡刚结束一个片场的戏份,赶忙趁中间这几天假飞去参加,忙得连陀螺都自愧不如,每天回到酒店倒头就睡,本来话多的一个人也累得挤不出力气说话。


他上次和蓝忘机通话的时间停留在三天前,之后是每天互相报备情况的几条消息。魏无羡掰着手指算他离家的时间,算得大脑一阵钝痛,于是放弃了。


“别算了,明天就能回家了。”温情嗤笑。


“啊?”魏无羡呆呆的。


“别是傻了吧。”温情伸出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明天S市有个颁奖礼啊。”


魏无羡迟钝的大脑机械般地转动,好像是有这么回事。不能怪他,他记性从来就不好。


他兴奋地给蓝忘机发消息,对面回过来一句:嗯,知道,你说过。


……说了他记性不好吧。


不管怎么说,能回家这一点让他整个人积极不少,只恨不得能赶紧完成手头的工作好早一点飞过去。


这次的活动因为主办单位的关系,分量相较于其它还是比较重的,受到邀请的基本是过去这一年颇具影响力的人物。


魏无羡是在车上的时候才知道江澄也会出席,而且还是自己的颁奖嘉宾。从他复出的那一天起就一直有期待两人再度合体的声音。江澄作为云梦老板,会参加这种活动也不奇怪。主办方这么安排,魏无羡倒是无所谓,却不知江澄是怎么答应的。


很快他就没心思想这个问题了,因为外面实在是……太冷了。


魏无羡穿着贴身的西装,被温情以衣服是借来的为由否决了他在里面偷偷贴暖宝宝的建议,S市的冬天是典型的南方无孔不入式寒冷,只能靠一身正气咬牙熬过去。


走完漫长而又煎熬的红毯,魏无羡在入场后给蓝忘机发了条消息,全方位控诉了温情的暴行和能把人冻傻的天气,便把手机交给绵绵了。


他这次是带着一部电影和一部电视剧来领奖的,后者还在连载当中,也已经引起了相当高的讨论度。有这两部作品坐镇,复出的第一年可以说是成果满满了。


魏无羡坐在台下,眼睛看的方向是台上,心里其实早就神游到颁奖礼结束后和蓝忘机见面上去了。


不知道蓝湛现在在做什么。


今年过年要去谁家呢。


蓝湛他叔父还是一看见他就头疼啊。


江澄今年总算可以摆脱七大姑八大姨的追问了。


明年多点休息时间和蓝湛待在一起吧。


对了要去看樱花。


等等,一会儿上台他该说什么?


接着他便听到了主持人念他的名字。


……


他收敛心神,带着微笑站起身扣好扣子,走上台阶的时候还听见主持人的声音:


“……有请云梦传媒董事长江澄先生……”


他站到了舞台中央,视线落在同样是一身西装的江澄身上,看着他低头走上台来,左手抚摸着右手小指上的戒指。


下一瞬间,江澄抬起头来,和他的目光交汇。


聚光灯照到身上,他的手心微微出了汗。


 


12.


江澄第一次戴上这枚戒指,是在他们最后一场演唱会上。


那也是他们最后一次以云梦双杰的身份出现。


开场前的休息室里,江澄便一直沉默不语地摩挲着这枚指环,这是母亲留给他为数不多的遗物。他戴着它,仿佛还能感受到上面母亲留下来的温度。


魏无羡一言不发地坐在身边看他,想说些什么安慰他,可又觉得无论说什么都无济于事。


他想了再想,出口的话却是:“你真的想好了?”


江澄抬眼,不带情绪地出声:“说得好像我有选择似的。”


“公司可以先交给叔叔伯伯辈打理,你才十九岁啊。”


江澄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声音里染上些许怒气:“魏无羡,你不要再天真了。”话毕背过身去,对着化妆镜低下了头,看不清表情。


“过不了几个月……就二十了。”


“你要是想继续活动下去也可以,解散和单飞之间也没有矛盾,公司还是会努力扶持你。”


魏无羡也怒:“你给我把话收回去,你知道你在讲什么吗!”


江澄转过来,嗤笑一声,“还是说你真的自信到以为我走了之后,我的粉丝就会跟你?”


魏无羡冷冷道:“滚你的,别逼我揍你。”


“经纪人姐姐会不高兴的。”


“是啊。”魏无羡苦笑,“经纪人姐姐绝对会不高兴的。”


他们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更卖力地表演,现场的粉丝们也心照不宣地照常应援,可是谁都看得出来,场馆上方笼罩着浓浓离别的情绪。


最后一首慢歌时,两人乘坐的升降机升到顶点,全场粉丝齐刷刷地举起早已准备好的灯牌,同时点亮,整个场馆瞬间成了一片紫色的汪洋。


江澄差点唱漏一拍,魏无羡心里也是五味杂陈,只能尽力呈现出此生最灿烂的笑容。


他是天生的笑脸,笑起来极好看,见他笑了,在场的粉丝一个个忍不住,哭了。


江澄看上去也一副快要哭了的样子,眼眶红红的,对上魏无羡望过来的目光硬是努力把泪水憋回去了,狠狠地瞪他一眼。


魏无羡拍拍他的肩。


灯光打在他们身上,从下面望去,两人只剩一个重叠了的白色身影,在漆黑的夜幕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耀眼。


 


13.


他从江澄手里接过奖杯,一时思绪万千。


主持人估计是太紧张,竟忘了先请他发表获奖感言,开门见山地现场采访两人时隔多年再次同台的感受。


江澄:“从同事升级成老板的感觉很好。”


台下哄堂大笑。


魏无羡也不示弱:“他其实很想要这个奖杯来着。”


江澄:“……”


两人对视一眼,然后无声地笑了,这场景太过熟悉了。


主持人在他们临下台前喊住魏无羡,连连道歉,请他补上获奖感言。


魏无羡心里“噗嗤”笑开了,不说他也给忘了,于是端着奖杯又走回话筒前。


“能够在以演员身份回归的第一年拿到这个奖,感谢大家对我的认可。也谢谢自己有从头开始的勇气和决心。最要感谢的人还有很多很多,我母亲的恩师抱山先生,刚刚才走下去的我师弟,我的家人,合作过的演员,我的粉丝,经纪人,团队里的每一个人……”说到这里,他对镜头微微一笑,“还有爱我、支持我的人……”


他吻上空空如也的无名指,“谢谢你们,我爱你们。”


 


“怎么样,有没有很感动?”魏无羡一上车就扑向驾驶座抱住蓝忘机,“我刚刚可是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向你表白了呢。我要求也不多,以身相许就好了。”


蓝忘机伸手挡在他和变速杆中间,冷静道:“你们。”


魏无羡:“啊?”


蓝忘机:“你刚刚说的是‘我爱你们‘。”


魏无羡:“……”


他稍稍直起身,挑起蓝忘机下巴,调戏道:“哎哟我说蓝二哥哥,这都要在意呐?那成吧,答应我个条件我就只说给你一个人听。”


蓝忘机道:“什么条件?”


魏无羡挑眉,“亲我一下。”


蓝忘机毫不犹豫,并且亲了不止一下。


“哈哈哈哈哈。”魏无羡搂住他的脖子,“蓝湛我可太喜欢你了。来来来,听好了,我喜欢你,我爱你,爱死你了,想天天和你上|床,一辈子都和你过,下辈子也要找到你缠着你。”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满意了没?”


蓝忘机垂着眼帘,沉默半晌,一挺身把他压在下面。


魏无羡道:“干什么?”


蓝忘机:“以身相许。”


 




END.




《震惊!当红偶像竟在车内做出这样的事!》


把手里的卡收一收,这是人行道!


番外预告:


《喜欢了十几年的偶像在演唱会上求婚了,对象还是个男的》(并不是论坛体)


《揭秘娱乐圈模范夫夫的感情史》(也不是杂志体哈哈哈哈!)


《男神求婚的原因竟然是?》


《很好,爱豆亲手给追星狗发专属粮食,这很贴心》



【忘羡】查无此人The Eleventh

南澈毕业遥遥无期:






【11.          】     
       蓝忘机蹲在地上,疼痛过后使得他的大脑变得有些混乱。
       氧气突然间变得弥足珍贵,所有的细胞贪婪的汲取空气,他靠在门上,微微喘着气。蓝忘机觉得头盖骨都像是被击碎了一般,疼痛的错觉还没有完全褪去,在他发麻的太阳穴附近游荡。胸腔里像是有没有荡尽的回音,钝钝的疼。
       蓝忘机有些颓废之感的仰头,双腿有些发麻暂时站不起来,他只好蹲在地上,看着白瓷砖上自己的影子,他突然之间觉得累极了。
       突然之间回顾过往接近三十年的时间,幼年丧母,父亲没过多久也随之而去,叔父无子,对蓝家兄弟期望颇高。所以蓝忘机从小就是楷模,一言一行挑不出毛病的完美。
       多么好,好得让人绝望。
       内心偶尔会滋长出可怕的欲望,给他不亚于现实的一个响亮的耳光。
       蓝忘机叹了口气,他揉着自己有些麻木的的脚腕站起来,身体里翻涌这莫名的热气。他蹲下来,用手捡拾起一地的碎瓷片,不慎被割开了皮肤也没有在意。比起无来由的不安和困惑,这样尖锐的疼痛反而无比的真实,让他觉得自己还踩在真正的地上,还不至于飘乎起来。血滴落下来,在白色的瓷砖上面不留顽印,血迹像是绽开的一朵朵小花,晶莹剔透的泛着光,妖艳得刺眼。
       如果没有魏婴,他的人生会是怎样的呢?
       大概,是继续做他的蓝队,保守着自己不可告人的秘密,保持着自己为人处世的原则,一生嫉恶如仇,雅正端方,过完自己灰暗得雪白灿烂的人生。
       金光瑶的话突然之间响彻,像是什么最终宣判。
       蓝忘机无意间捏了捏手中一大把的碎瓷片,尖锐的棱角刺破了手掌,血顺着掌纹从指缝里流下来,顺着腕动脉的凹陷流进袖子里。他瞬间又变回了那个思维缜密的警官,像整理一件匪夷所思的案件,试图在脑中把所有浮出水面的线索链接在一起,以拼凑出那个他还看不到的真相。
       魏无羡,魏婴。魏无羡,魏婴。
       这个名字,念多了之后总觉得有种莫名的情愫混杂在里面,像是什么勾人的毒药。
       究竟是为了什么而出现?眼下发生的事情是不是终章?蓝忘机麻木的把割破的手伸到水龙头下面,凉水冲过伤口,原本快要止血的地方又开始流血,水都变成了淡红色,在排水口打着转。蓝忘机仿佛失去痛觉,他想,比起让魏无羡一辈子活在他无法预知的情绪里,还不如自己早些退出。
       也许他的退出,才是最好的选择吧?
       魏无羡那么优秀,长得俊俏,又爱笑,谈笑风生,有绅士风度,是最讨女孩子欢喜的性格。又是个医生,有房有车,工资不低,也不用担心丈母娘……大概是女孩子们的首要选择了。
       魏无羡从来不缺追求者。蓝忘机也不知道他这样的人,那“喜欢”,究竟是不是一时兴起,到底值不值得相信。虽然,他的感性愿意相信,他的理性却不停的警告他。
       到底害怕只有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患得患失。
       蓝忘机把手从水流中抽出来,随意的抽了几张桌子上的餐巾纸擦了擦手上的水,到房间去拉开抽屉翻找创口贴。
       他还在思考,金光瑶已经向他亮出了第一张牌,但这就已经够了。金光瑶这个人,圆滑得像鱼,让根本人抓不住,称得上是狡猾。一下子就抓住了蓝忘机的弱点,把他推向深渊,还胁迫他自己跳下去。
       可是他决心遵从,因为无法想象,如果魏无羡知道真相会怎么样。
      “!”
       手机突然响起来,蓝忘机的思路被突然打断,像是被从虚无却清明的空洞中抛出来,落在现实里像一条突然失去水的鱼。蓝忘机扫了一眼来电人,突然想起三日已过,金光瑶该找他给出个结果了。
       蓝忘机敷衍的答了几句,拿起披在椅背上的外套,没做完的早饭也就此中断,一天早晨就这么结束。
蓝忘机遗忘了那个沉没在水底的手环。
       想来一个刺骨的冬天,就是从这个早上,从那份绝望跌落的心意开始。
       从此寒冬肆虐,永无春天。
       转眼一年。
       魏无羡手机里那个原本每日一骚扰的号码不知是不是被他遗忘,就这么落在L开头的号码簿里,偶尔指节滑过的时候都不会停止一下,连删除的时间都懒于分给它。
       他开始过得按部就班,就像许多为活而活的人一样,偶尔闹出些乐事,他也不会在意的大笑。他甚至在各种贴心阿姨的介绍下相亲,然而总是无果。
       女孩子都喜欢那种“表面轻浮幽默,内心情深义重”,而不是魏无羡这种“表面撩字当头,内心可有可无”的类型。魏无羡就像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非良食品,拿来养眼是一等一的好,过日子?那还是算了吧。
       魏无羡是无所谓的,与其这么说,还不如说他是在期望什么,又如同大家闺秀一样矜持的等待着,不愿主动出手。
       然而慢慢的,他也在想,自己再过几年就三十了,也许真的该考虑有一个家了。
       你不是说了要放弃吗?那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魏无羡一直都是会抽烟的,虽然他不上瘾。如今他已经习惯在晚上站在自家阳台上思考着日后的生活,不用开灯,手指间夹着一支烟,只需要那一点细碎的红光闪烁。尼古丁的气味开始在吞云吐雾中变得熟悉,他开始明白那些嗜烟的人。香烟不好,谁都知道,所以没有接触过的人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对此上瘾,然而只有体验过那种在烟雾之中一切都被驱散的快感,才会被那样类似赋予新生般的感觉所吸引。
       就这样吧,随波逐流,得过且过……
       魏无羡掐灭了烟头,烟灰落在手指上,微微发烫。
       魏无羡心想,已经一年多没有见过他了,不知道现在他怎么样。想着他又碰了碰自己的嘴唇,轻轻摩挲着——他现在有没事舔唇的习惯,记忆深处似乎总能感觉到一个模棱两可不知存在的吻。
       他最近老是做梦,还总是梦到些模模糊糊的事,以及蓝忘机。梦的内容看似空虚却像是在暗暗的告诉他什么重要的讯息,可是他抓不住那一闪而过的线索,不安的情绪越来越明显。魏无羡找了楼下心理部咨询,也没有任何结果,他总觉得有什么东西,从两三年前,他递给蓝忘机那杯水开始,就改变了他的人生。
       魏无羡把尚未完全熄灭的烟头扬手从阳台上丢了下去,橘红色的光点在黑暗中划出的轨迹,就像咆哮的海上,那唯一的指明灯也被吞没。
       魏无羡没有想到,他会再见到蓝忘机,而且是在这种场合之下。


————————————————————
         Thank you for reading.